歡迎進入東海縣康華醫院有限公司官網!
新聞中心您當前所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應對人口老齡化:走中國道路,加強國際區域合作

發布:yyhkhd 浏覽:187次

  21世紀是全球人口老齡化的時代。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都將面臨人口老齡化的挑戰和機遇。我國已成爲世界上總人口和老年人口最多的國家,作爲發展中國家,我國將以占世界15%的勞動年齡人口養活世界上20%的老年人口。這說明,中國的人口老齡化不僅是自身的問題,也不僅關系自身的國家利益,還關系到全球人口老齡化進程。

  中國老齡科學研究中心副主任黨俊武接受中國經濟導報記者專訪時表示,中國實施積極應對人口老齡化戰略工程,解決好自身的老齡問題,不僅是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的具體體現,也是踐行負責任大國的要求。在全球化背景下,中國應對人口老齡化應樹立國際視野,並抓緊研究制定國際戰略。

  人口老齡化將重塑世界經濟政治格局

  人口是國家競爭和國際博弈的重要公因子,公因子一旦變化,國家戰略特別是國際戰略就需要深謀遠慮。實際上,迅速發展的老齡化態勢正在改變世界人口發展版圖,而且形勢嚴峻,引起許多國家的高度關注。

  黨俊武認爲,人口是發展的主體和前提,一旦轉入人口老齡化軌道,經濟社會發展的前提便發生了變化,並對整個社會現代化進程産生深刻影響。

  從人口層面看,老齡化後行的發展中國家的人口競爭優勢大于老齡化先行的發達國家。發達國家人口下行發展已持續了很長時間,而發展中國家整體尚處于“上坡”階段,即使已邁入老齡社會的發展中國家,其老齡化水平也並不高。因此,黨俊武分析,整體來看,發展中國家在人口上占據一定優勢,不僅勞動力相對充裕,且勞動力年齡結構相對較爲年輕。

  從社會改革層面看,人口老齡化倒逼發達國家強力改革社會保障制度。而在除中國等老齡化快速發展的國家外,絕大多數發展中國家都正處在社會保障的制度准備和建設階段。“由于其既可參考發達國家的前車之鑒,又有相對充裕的時間進行准備,因此不但沒有社會保障制度二次改革的壓力風險,而且還有運作空間較大的後發優勢。”黨俊武說。

  黨俊武表示,總體來看,從人口老齡化視角觀察,未來國際競爭中,先行的發達國家大體上隨著老齡化形勢日益嚴峻而面臨博弈能力減退的可能,而後行的快速發展中國家卻仍有足夠的戰略機遇提升其博弈能力。如此發展將對世界經濟政治格局産生深遠影響。在這一背景下,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無論是老齡化經濟體還是年輕經濟體,各國都會根據各自情況做出應對,而當各個國家付諸行動時,老齡社會時代國際秩序也將呈現新的圖景。

  應對老齡社會挑戰:走中國道路,加強國際區域合作

  如今我們身處一個全球化時代,但我們所要的全球化並非少數國家主導的全球化。在黨俊武看來,當我們討論中國如何應對老齡社會挑戰的問題時,我們必須在充分汲取現行發達國家經驗教訓的基礎上,更加重視中國的國情,立足中國自己的國情談發展、談應對戰略,而不能盲目照搬國際經驗。

  首先,從客觀上說,人口老齡化是長周期現象,其所帶來的問題是一個逐步顯現的過程。即使到目前爲止,老齡社會的一些深層次矛盾也還未完全顯現。從問題自身看,老齡問題表現出原因的多元性、傳導路徑的錯綜性、影響的廣泛性、表現的複雜性和應對的系統性,在黨俊武看來,這是先行發達國家還未找到應對成功模式的根本原因,也是我們擯棄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上“拿來主義”的重要依據。

  其次,發達國家目前的做法並不一定都適合中國國情。“例如,發達國家普遍采取延遲退休年齡的政策,中國的複雜情況也決定了很難直接拿來就用。”黨俊武舉例說,對于這種牽一發而動全身的關鍵制度改革,我們必須慎之又慎。正是基于此,我國政府提出了研究探索漸進式延遲退休年齡的政策思路。又如,發達國家普遍改革社會保障制度,以應對人口老齡化乃至高齡化的嚴峻挑戰。黨俊武表示,這一問題上中國更不可直接拿來就用。其根本原因在于:發達國家的改革,是要把年輕社會設計建構起來的社會保障制度與人口老齡化的客觀要求之間的錯配和悖離關系徹底扭轉過來;而中國的社會保障制度還沒有完全定型,正在處于頂層設計階段。

  另外,發達國家與中國在國情上大相徑庭。中國是大國治理模型。迄今爲止,世界上未有一個人口超過10億的國家有經曆老齡化的經驗。發達國家大多是小國模型,同時,中國和發達國家所處的發展階段不同。發達國家基本實現了現代化,而中國尚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黨俊武表示,這決定了我們和發達國家在應對人口老齡化問題上的戰略基點不同。此外,中國和發達國家在政治制度、社會結構、資源禀賦和文化傳統等方面的差異可謂霄壤之別。


无圣光宅福gif_波多野结衣家庭教_丝袜美腿午夜福利 |